【城市杂谈】从教材里鲁迅作品被删到在京故居被拆

 作者:甄驹佛     |      日期:2019-04-14 08:20:01
转自凤凰cloudy1854  http://bbs.ifeng.com/viewthread.php?tid=3875957 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发现有关鲁迅的各种新闻上学的时候,提起鲁迅的名字,我们就会自然想到那句“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刚到北京的时候,怀着憧憬的心情,游遍了北京的所有名人故居,唯独鲁迅故居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可到了今天,我们下一代的孩子可能学习不到鲁迅先生的文章,就连看,都没办法再看到鲁迅的故居了 不禁在脑子里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鲁迅”怎么了 鲁迅的精神被称为中华民族魂,并且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之一,虽然他出身于没落的士大夫家庭,可是他的文化影响却让整个中国为之一震                                                                                                                                                                                                                                                         2769691.jpg (42.84 KB)                                                                         2009-8-21 11:18         北京西城区八道湾胡同11号—鲁迅和周作人的故居即将拆除                                                                                                                                                                                                                                                         2769692.jpg (32.37 KB)                                                                         2009-8-21 11:18         鲁迅先生故居                                                                                                                                                                                                                                                         2769693.JPG (27.36 KB)                                                                         2009-8-21 11:21         课本中曾经引用的鲁迅图片                                                                                                                                                                                                                                                         2769694.jpg (46.88 KB)                                                                         2009-8-21 11:18         现如今,教材中加了两篇‘金庸’去了两篇‘鲁迅’ 鲁迅在京居所将被拆 京城名人故居将何去何从   7月28日,北京市文物局发通知表示,位于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院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将被保留,而清华大学内梁思成的另一处故居也将得到保护至此,围绕着梁思成和林徽因故居拆迁一事引发的坊间热议,算是告一段落但是,随着北京35中新址地块拆迁工作的启动,一座众所周知诞生了《阿Q正传》、承载过周氏兄弟恩怨的四合院——八道湾胡同11号,又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北京市房屋拆迁公告》6月26日就被贴在八道湾胡同口了公告显示,拆迁工程将于7月中旬开始,当地单位和居民要在8月10日中午12时以前完成搬迁然而,时至今日,老住户们还在为补偿问题僵持着不肯搬走,拆迁一事被暂缓这座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风风雨雨的院落,将何去何从   这是一种没有办法的保护   八道湾胡同位于北京西城区繁华的赵登禹路上,周围大大小小的工地林立,穿插在一座座市井小院和摩天大楼之间,形成一幅奇特的图画附近很多自认为是老北京的人却不知道这条胡同的存在   没有任何和“鲁迅故居”有关的标志走进这条狭窄曲折的小胡同,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七拐八拐,进入50米后地势逐渐开阔,正是八道湾11号的后门门口的阿姨正在洗衣服,院子东边一间自建小厨房的炉子上,水壶还在冒着热气,男主人站在一边警觉地看着,不时侧身让出过道,让进进出出的邻居通过没有任何动迁的痕迹居民们说,上个月他们才接到这里要拆迁的消息,“大伙儿现在正跟拆迁办谈价格呢补偿不满意,大家谁也不搬”   但这座四合院残破的现状却是触目惊心几块木板勉强支撑着院门,院墙上裸露着碎砖头,院子里私搭乱建的简陋棚屋密密匝匝,旧家具、自行车等杂物随处堆放着,完全不见当年“三进”大四合院宽绰而豁亮的大宅门气派,只有那些“原装”老屋的青砖依稀可见,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有的不凡过往   76岁的刘大妈是八道湾11号的老住户,“院龄”四五十年了她说,这些年,来八道湾11号的人越来越少了,“来了也没什么可看的”   鲁迅在北京的居所,经考证共有4处,但是八道湾甚至比后来作为鲁迅博物馆的西三条胡同21号院还有名从1919年11月搬入,到1923年8 月因兄弟失和迁居砖塔胡同61号,鲁迅在八道湾胡同11号院只住过不到4年时间,却在这里写出了《阿Q正传》、《风波》、《故乡》、《社戏》等不朽著作难怪这样一座普通的小胡同和旧院落,近年来会有那么多人为它的命运忧心如焚   听说八道湾胡同11号再次面临拆迁厄运,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鲁迅研究专家孙郁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及时与相关部门取得联系据孙郁透露,北京市西城区有关部门的回复称,西城区八道湾11号院的住户将全部搬迁,故居将作为35中的一部分予以保留,可能被用作图书馆,具体建设规划还在进行当中   “仅凭这里是《阿Q正传》的诞生地,就有足够的保留价值”   在北京,胡同名称有很多讲究,宽的叫“宽街”,窄的叫“夹道”,斜的叫“斜街”,曲折的则称“八道湾”观照周氏兄弟的一生和这座院子的命运,“八道湾”三个字真是一语成谶   周作人死后,八道湾11号收归国家所有,住户越挤越多在前些年的拆迁风潮中,有人希望将八道湾作为鲁迅故居保护起来鲁迅之子周海婴第一个就不赞成,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中,他表示:“保护八道湾实际等于保护周作人的‘苦雨斋’那么,汉奸的旧居难道值得国家保护吗”也曾有人提出,鲁迅一生居住过多处地方,因而没有必要将他所有故居都一一保留   而在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鲁迅精读主讲教师张业松看来,八道湾11号是“五四文学最牛宅邸”,堪称五四文学和中国现代文学“第一故居”   张业松认为,之前保留下来的不少“五四”核心人物故居,大都不是他们真正进行写作的地方,而周氏兄弟公认的几部传世之作,都在八道湾11号完成这里还是民国时期最著名的文化沙龙,当年,毛泽东、李大钊、蔡元培、郁达夫、钱玄同、胡适、沈尹默等都曾是这里的座上客   现在每当讲到那段文学史的时候,张业松总要提到这座虽然破败但依然“健在”的院子,他不能想象有那么一天,他再讲“活画了中国人的灵魂”的《阿Q正传》时,只能纸上谈兵   “仅凭这里是《阿Q正传》的诞生地,就有足够的保留价值保留它,不仅是保留一段历史,更是保留一个城市的记忆”以《城记》一书记录北京城变迁和古建筑命运的新华社记者王军,曾在看到1996年6月《光明日报》刊登的八道湾胡同将被拆毁的消息后,追到北京市文物部门,又追到规划部门,不少文化界知名人士也纷纷撰文,请开发商“手下留房”,希望有朝一日将八道湾的现有住户搬迁出来,恢复这座院子的本来面貌   50年时间,80%的四合院消失了   “老北京城本来就只占目前北京区划的5.76%,现在又只剩其中的1/4了,难道这就是北京城的命运”王军的忧虑在加深   针对北京市普遍存在的名人故居缺乏有效普查和保护的现状,早在2005年,北京市政协就曾调研4个旧城区的308处名人故居,并通过了《北京名人故居保护与利用工作的建议案》建议案显示,由于腾退搬迁、整修建筑等成本很高,维护资金缺乏,有189户暂未列入文物保护项目像恭王府、梅兰芳故居、宋庆龄故居这样得到很好维护的名人故居属于凤毛麟角,而沦落成大杂院是多数名人故居普遍的命运   名人故居得不到保护的关键在哪里建议案当年提到,由于缺乏对名人及名人故居界定的权威标准,保护对象范围难划定,一些很有价值的名人故居已经或正在被拆除在名人故居保护和利用上,北京尚无明确的主管部门,至于没有获得文保单位“身份”的名人故居,在管理上更是处于真空地带   “50年的时间,80%的四合院消失了,这个速度是让人吃惊的”一直坚定从事北京旧城保护的民间人士、老北京网“掌柜”张巍,提及这个数据的时候总是眉头紧锁他说,以这个速度消失下去,若干年后,人们恐怕只能在网上浏览老北京四合院了,那将是很悲哀的事情在张巍看来,近几年密集的拆迁、搬迁和翻新,看重的只是土地的价值,而土地上文物的价值却一再被忽略   作为城市的特殊坐标,名人故居是一个城市文化厚重的标志,也是不可再生的宝贵人文资源“在巴黎,画家、哲学家经常去的咖啡馆都会被特意标注出来,更何况名人故居呢”一些文保人士质疑:除了像平安大道、前门步行街那样专供旅游之需的崭新“古迹”,在推行“光鲜”市政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可以手下留情,为北京多留下几处绝无仅有的文化遗产,为后人留下一方可供追忆的空间   近年来,文化传承、历史记忆的保护和城市现代化建设的高速进程之间的较量越发悲壮据统计,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京城名人故居中已被拆除的比例高达1/3,其中市、区级文保单位和文物普查项目都有   尚小云故居、荀慧生故居、余叔岩故居……一座又一座名人故居在北京城的“建设性破坏”中,随着推土机的轰鸣顷刻间灰飞烟灭,如果八道湾胡同11 号也这样悄然消失,唤醒我们民族觉醒的五四文学杰作的诞生地,最后会不会反成我们永远的痛今后我们何以告慰我们的民族魂——鲁迅先生 语文教材调整鲁迅作品引争议 鲁迅真的落伍了吗? 今天,我们如何看待鲁迅?   编者按近日,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药》和《为了忘却的纪念》不见了,只保留了他的《拿来主义》、《祝福》和《纪念刘和珍君》与此同时,增加了梁实秋等人的作品这一调整引发了读者的广泛争论有人直言,鲁迅的作品是鸡肋,更激怒了一些热爱鲁迅先生的人鲁迅的作品是否过时了教科书的调整有没有必要今天,我们如何看待鲁迅本刊从众多来稿中选发几篇读者的文章,希望能对以上问题引起读者的思考和讨论   ——编者 鲁迅真的落伍了吗   韩浩月   鲁迅的作品在今天究竟成没成“鸡肋”不重要,中学语文教材增添删减内容自然有它的道理和用意问题的关键在于,包括中学生、大学生以及在社会各个阶层摸爬滚打的我们,究竟有没有普遍地、完整地理解一个真实的鲁迅如果理解,即便鲁迅作品全部退出语文教材又如何如果不理解,那么语文教材通篇都是鲁迅作品又能怎么样   上世纪20年代到现在,从鲁迅作品收入各种教材的题材、风格和篇目数字,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判断:随着时间的推移,鲁迅作品中文质兼美的小说、散文被保留得较多,而杂文的比例却越来越低有了这个资料就不难理解,上世纪70年代的人所认识的鲁迅,为什么面目如此模糊了   此番人民教育出版社再次减少鲁迅作品篇目,让真实的鲁迅离现在的孩子们愈加遥远在张爱玲变得时髦的时代,鲁迅真的落伍了吗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一个社会还需要勇气和担当、需要独立和批判精神的话,那么,鲁迅的声音仍然有振聋发聩的效果   缩减鲁迅文章只是正常调整   江德斌   从中学教材里缩减鲁迅的文章,只是正常的调整以前是将鲁迅捧上了高高的神坛,只可高山景仰,却不能怀疑批驳如今将鲁迅从神坛请下,还他一个真实的面目   鲁迅的作品并没有过时,许多文章现在看起来,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只不过先前教材选用的文章里,有一部分的文字内容深奥拗口,含义难以理解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知识,不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是很难读懂的而时代变迁,许多当时的社会因素已不复存在,造成不仅学生读不懂,连老师们都理解甚少鲁迅的大部分文章,适合在大学阶段,或是成年人去阅读,此时的理解水平和人生阅历,才可以弄懂其中的奥义   教材的变化,应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调整前有将金庸的武侠小说引入的先例,现在又将梁实秋、林语堂的散文加入,都是为了扩大学生阅读面而将鲁迅难度大的文章剔除,也属正常调整,这样也可减轻学生阅读压力而对鲁迅有兴趣的学生,可以鼓励其课外阅读   不能责成师生都是“鲁迅迷”   王传涛   “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老杂文”,从这句中学校园里流行的顺口溜中,不难看出鲁迅作品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尴尬   单士兵认为,“中学语文教师的素质问题其实也是学生读不懂鲁迅文章的重要原因”齐萌在自己的博客发文说:“与其说鲁迅文章生涩不如说学生能力太差”针对此两种看法,笔者不敢苟同——难道老师和学生连报怨一下鲁迅文章“难以理解”的权利都没有吗按照 “老师不懂鲁迅”和“学生能力太差”的思维推导下去,莫非要让普天之下所有的师生都成为“鲁迅迷”吗   在笔者看来,语文教学首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读懂鲁迅与否也只是语文教学中的一个环节除鲁迅之外,中学生要学习朱自清、老舍、刘白羽、巴金等人的近代文学作品,还要学习高尔基、托尔斯泰、福楼拜、莫泊桑、契诃夫等人的世界文学作品,当然,还要学习我国古代文体形式——文言文   鲁迅文学功绩的卓越地位是不容置疑的不过,一个人、一部作品在文学、史学上的地位,似乎并不完全等同于其在教学上的地位从教育学角度而言,“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是永恒的真理   被误读的鲁迅   刘效仁   鲁迅的作品被误读了鲁迅一些回忆少年生活的散文,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原本都充满着人情味和生活趣味然而,很多教学者在突出“反抗封建教育制度”的主旨的同时,甚至将不属于作者本意的东西强加进去也有的说,学生在阅读鲁迅时,实际上是带着一种阅读的思想重托,还要进入考试领域,要按照不二的答案来做习题,以至到真正接触到作品的时候已经无兴趣了   其实,无论是阅读还是解读鲁迅,人们都特别放大了他作为思想“斗士”的一面出于对权威的尊崇,对鲁迅加以拔高甚至神化,使原本充满着人文气息的鲁迅作品,只剩下冷冰冰一具严肃“躯壳”由于历史的自然遗忘、社会的选择性记忆和政治的概念化偶像化,先生本身也难免成为一张“似匕首、如投枪”、横眉冷对、严峻无情的脸谱   事实上,鲁迅许许多多真实而丰富的信息,如果被社会和政治有意无意地遮蔽了,完全脱离了自己,脱离了生命体,就容易成为一个变形而扭曲的形象 语文教材调整鲁迅作品引争议 鲁迅真的落伍了吗? 今天,我们如何看待鲁迅?   编者按近日,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药》和《为了忘却的纪念》不见了,只保留了他的《拿来主义》、《祝福》和《纪念刘和珍君》与此同时,增加了梁实秋等人的作品这一调整引发了读者的广泛争论有人直言,鲁迅的作品是鸡肋,更激怒了一些热爱鲁迅先生的人鲁迅的作品是否过时了教科书的调整有没有必要今天,我们如何看待鲁迅本刊从众多来稿中选发几篇读者的文章,希望能对以上问题引起读者的思考和讨论   ——编者 鲁迅真的落伍了吗   韩浩月   鲁迅的作品在今天究竟成没成“鸡肋”不重要,中学语文教材增添删减内容自然有它的道理和用意问题的关键在于,包括中学生、大学生以及在社会各个阶层摸爬滚打的我们,究竟有没有普遍地、完整地理解一个真实的鲁迅如果理解,即便鲁迅作品全部退出语文教材又如何如果不理解,那么语文教材通篇都是鲁迅作品又能怎么样   上世纪20年代到现在,从鲁迅作品收入各种教材的题材、风格和篇目数字,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判断:随着时间的推移,鲁迅作品中文质兼美的小说、散文被保留得较多,而杂文的比例却越来越低有了这个资料就不难理解,上世纪70年代的人所认识的鲁迅,为什么面目如此模糊了   此番人民教育出版社再次减少鲁迅作品篇目,让真实的鲁迅离现在的孩子们愈加遥远在张爱玲变得时髦的时代,鲁迅真的落伍了吗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一个社会还需要勇气和担当、需要独立和批判精神的话,那么,鲁迅的声音仍然有振聋发聩的效果   缩减鲁迅文章只是正常调整   江德斌   从中学教材里缩减鲁迅的文章,只是正常的调整以前是将鲁迅捧上了高高的神坛,只可高山景仰,却不能怀疑批驳如今将鲁迅从神坛请下,还他一个真实的面目   鲁迅的作品并没有过时,许多文章现在看起来,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只不过先前教材选用的文章里,有一部分的文字内容深奥拗口,含义难以理解如果没有深厚的历史知识,不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是很难读懂的而时代变迁,许多当时的社会因素已不复存在,造成不仅学生读不懂,连老师们都理解甚少鲁迅的大部分文章,适合在大学阶段,或是成年人去阅读,此时的理解水平和人生阅历,才可以弄懂其中的奥义   教材的变化,应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调整前有将金庸的武侠小说引入的先例,现在又将梁实秋、林语堂的散文加入,都是为了扩大学生阅读面而将鲁迅难度大的文章剔除,也属正常调整,这样也可减轻学生阅读压力而对鲁迅有兴趣的学生,可以鼓励其课外阅读   不能责成师生都是“鲁迅迷”   王传涛   “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老杂文”,从这句中学校园里流行的顺口溜中,不难看出鲁迅作品在中学语文教学中的尴尬   单士兵认为,“中学语文教师的素质问题其实也是学生读不懂鲁迅文章的重要原因”齐萌在自己的博客发文说:“与其说鲁迅文章生涩不如说学生能力太差”针对此两种看法,笔者不敢苟同——难道老师和学生连报怨一下鲁迅文章“难以理解”的权利都没有吗按照 “老师不懂鲁迅”和“学生能力太差”的思维推导下去,莫非要让普天之下所有的师生都成为“鲁迅迷”吗   在笔者看来,语文教学首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读懂鲁迅与否也只是语文教学中的一个环节除鲁迅之外,中学生要学习朱自清、老舍、刘白羽、巴金等人的近代文学作品,还要学习高尔基、托尔斯泰、福楼拜、莫泊桑、契诃夫等人的世界文学作品,当然,还要学习我国古代文体形式——文言文   鲁迅文学功绩的卓越地位是不容置疑的不过,一个人、一部作品在文学、史学上的地位,似乎并不完全等同于其在教学上的地位从教育学角度而言,“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是永恒的真理   被误读的鲁迅   刘效仁   鲁迅的作品被误读了鲁迅一些回忆少年生活的散文,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原本都充满着人情味和生活趣味然而,很多教学者在突出“反抗封建教育制度”的主旨的同时,甚至将不属于作者本意的东西强加进去也有的说,学生在阅读鲁迅时,实际上是带着一种阅读的思想重托,还要进入考试领域,要按照不二的答案来做习题,以至到真正接触到作品的时候已经无兴趣了   其实,无论是阅读还是解读鲁迅,人们都特别放大了他作为思想“斗士”的一面出于对权威的尊崇,对鲁迅加以拔高甚至神化,使原本充满着人文气息的鲁迅作品,只剩下冷冰冰一具严肃“躯壳”由于历史的自然遗忘、社会的选择性记忆和政治的概念化偶像化,先生本身也难免成为一张“似匕首、如投枪”、横眉冷对、严峻无情的脸谱   事实上,鲁迅许许多多真实而丰富的信息,如果被社会和政治有意无意地遮蔽了,完全脱离了自己,脱离了生命体,就容易成为一个变形而扭曲的形象 鲁迅在京居所将被拆 京城名人故居将何去何从   7月28日,北京市文物局发通知表示,位于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院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将被保留,而清华大学内梁思成的另一处故居也将得到保护至此,围绕着梁思成和林徽因故居拆迁一事引发的坊间热议,算是告一段落但是,随着北京35中新址地块拆迁工作的启动,一座众所周知诞生了《阿Q正传》、承载过周氏兄弟恩怨的四合院——八道湾胡同11号,又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北京市房屋拆迁公告》6月26日就被贴在八道湾胡同口了公告显示,拆迁工程将于7月中旬开始,当地单位和居民要在8月10日中午12时以前完成搬迁然而,时至今日,老住户们还在为补偿问题僵持着不肯搬走,拆迁一事被暂缓这座经历了近一个世纪风风雨雨的院落,将何去何从   这是一种没有办法的保护   八道湾胡同位于北京西城区繁华的赵登禹路上,周围大大小小的工地林立,穿插在一座座市井小院和摩天大楼之间,形成一幅奇特的图画附近很多自认为是老北京的人却不知道这条胡同的存在   没有任何和“鲁迅故居”有关的标志走进这条狭窄曲折的小胡同,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七拐八拐,进入50米后地势逐渐开阔,正是八道湾11号的后门门口的阿姨正在洗衣服,院子东边一间自建小厨房的炉子上,水壶还在冒着热气,男主人站在一边警觉地看着,不时侧身让出过道,让进进出出的邻居通过没有任何动迁的痕迹居民们说,上个月他们才接到这里要拆迁的消息,“大伙儿现在正跟拆迁办谈价格呢补偿不满意,大家谁也不搬”   但这座四合院残破的现状却是触目惊心几块木板勉强支撑着院门,院墙上裸露着碎砖头,院子里私搭乱建的简陋棚屋密密匝匝,旧家具、自行车等杂物随处堆放着,完全不见当年“三进”大四合院宽绰而豁亮的大宅门气派,只有那些“原装”老屋的青砖依稀可见,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有的不凡过往   76岁的刘大妈是八道湾11号的老住户,“院龄”四五十年了她说,这些年,来八道湾11号的人越来越少了,“来了也没什么可看的”   鲁迅在北京的居所,经考证共有4处,但是八道湾甚至比后来作为鲁迅博物馆的西三条胡同21号院还有名从1919年11月搬入,到1923年8 月因兄弟失和迁居砖塔胡同61号,鲁迅在八道湾胡同11号院只住过不到4年时间,却在这里写出了《阿Q正传》、《风波》、《故乡》、《社戏》等不朽著作难怪这样一座普通的小胡同和旧院落,近年来会有那么多人为它的命运忧心如焚   听说八道湾胡同11号再次面临拆迁厄运,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鲁迅研究专家孙郁特地从外地赶回北京,及时与相关部门取得联系据孙郁透露,北京市西城区有关部门的回复称,西城区八道湾11号院的住户将全部搬迁,故居将作为35中的一部分予以保留,可能被用作图书馆,具体建设规划还在进行当中   “仅凭这里是《阿Q正传》的诞生地,就有足够的保留价值”   在北京,胡同名称有很多讲究,宽的叫“宽街”,窄的叫“夹道”,斜的叫“斜街”,曲折的则称“八道湾”观照周氏兄弟的一生和这座院子的命运,“八道湾”三个字真是一语成谶   周作人死后,八道湾11号收归国家所有,住户越挤越多在前些年的拆迁风潮中,有人希望将八道湾作为鲁迅故居保护起来鲁迅之子周海婴第一个就不赞成,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中,他表示:“保护八道湾实际等于保护周作人的‘苦雨斋’那么,汉奸的旧居难道值得国家保护吗”也曾有人提出,鲁迅一生居住过多处地方,因而没有必要将他所有故居都一一保留   而在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鲁迅精读主讲教师张业松看来,八道湾11号是“五四文学最牛宅邸”,堪称五四文学和中国现代文学“第一故居”   张业松认为,之前保留下来的不少“五四”核心人物故居,大都不是他们真正进行写作的地方,而周氏兄弟公认的几部传世之作,都在八道湾11号完成这里还是民国时期最著名的文化沙龙,当年,毛泽东、李大钊、蔡元培、郁达夫、钱玄同、胡适、沈尹默等都曾是这里的座上客   现在每当讲到那段文学史的时候,张业松总要提到这座虽然破败但依然“健在”的院子,他不能想象有那么一天,他再讲“活画了中国人的灵魂”的《阿Q正传》时,只能纸上谈兵   “仅凭这里是《阿Q正传》的诞生地,就有足够的保留价值保留它,不仅是保留一段历史,更是保留一个城市的记忆”以《城记》一书记录北京城变迁和古建筑命运的新华社记者王军,曾在看到1996年6月《光明日报》刊登的八道湾胡同将被拆毁的消息后,追到北京市文物部门,又追到规划部门,不少文化界知名人士也纷纷撰文,请开发商“手下留房”,希望有朝一日将八道湾的现有住户搬迁出来,恢复这座院子的本来面貌   50年时间,80%的四合院消失了   “老北京城本来就只占目前北京区划的5.76%,现在又只剩其中的1/4了,难道这就是北京城的命运”王军的忧虑在加深   针对北京市普遍存在的名人故居缺乏有效普查和保护的现状,早在2005年,北京市政协就曾调研4个旧城区的308处名人故居,并通过了《北京名人故居保护与利用工作的建议案》建议案显示,由于腾退搬迁、整修建筑等成本很高,维护资金缺乏,有189户暂未列入文物保护项目像恭王府、梅兰芳故居、宋庆龄故居这样得到很好维护的名人故居属于凤毛麟角,而沦落成大杂院是多数名人故居普遍的命运   名人故居得不到保护的关键在哪里建议案当年提到,由于缺乏对名人及名人故居界定的权威标准,保护对象范围难划定,一些很有价值的名人故居已经或正在被拆除在名人故居保护和利用上,北京尚无明确的主管部门,至于没有获得文保单位“身份”的名人故居,在管理上更是处于真空地带   “50年的时间,80%的四合院消失了,这个速度是让人吃惊的”一直坚定从事北京旧城保护的民间人士、老北京网“掌柜”张巍,提及这个数据的时候总是眉头紧锁他说,以这个速度消失下去,若干年后,人们恐怕只能在网上浏览老北京四合院了,那将是很悲哀的事情在张巍看来,近几年密集的拆迁、搬迁和翻新,看重的只是土地的价值,而土地上文物的价值却一再被忽略   作为城市的特殊坐标,名人故居是一个城市文化厚重的标志,也是不可再生的宝贵人文资源“在巴黎,画家、哲学家经常去的咖啡馆都会被特意标注出来,更何况名人故居呢”一些文保人士质疑:除了像平安大道、前门步行街那样专供旅游之需的崭新“古迹”,在推行“光鲜”市政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可以手下留情,为北京多留下几处绝无仅有的文化遗产,为后人留下一方可供追忆的空间   近年来,文化传承、历史记忆的保护和城市现代化建设的高速进程之间的较量越发悲壮据统计,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京城名人故居中已被拆除的比例高达1/3,其中市、区级文保单位和文物普查项目都有   尚小云故居、荀慧生故居、余叔岩故居……一座又一座名人故居在北京城的“建设性破坏”中,随着推土机的轰鸣顷刻间灰飞烟灭,如果八道湾胡同11 号也这样悄然消失,唤醒我们民族觉醒的五四文学杰作的诞生地,最后会不会反成我们永远的痛今后我们何以告慰我们的民族魂——鲁迅先生 [s:103] [s:103] [s:103] 虽然小时候不喜欢鲁迅,甚至小时候总感觉看不懂鲁迅的文章, 但是发现看完这个帖子,还是感到一些黯然 也许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