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洛阳市交警支队马振奎、史孟军、张建芳是怎样编造交通事故的?

 作者:后咔鹅     |      日期:2019-04-14 02:15:07
我叫席有发,男,42岁,汉族,住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南关贴廓巷67号 1997年11月24日,洛阳市交警支队交警史孟军让我用我的面的车送一位有7个多月身孕的妇女去医院,在没有办理任何暂扣凭证的情况下,暂扣了我驾驶证、行车证,让我回头找他要证照事隔九天以后,孕妇及家属利用其在事故科当科长的亲戚马振奎,串通交警史孟军、事故科张建芳,在没有接到报案、没有出“事故现场”、没有任何“事故”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就给我编造了一起虚假交通事故编造两辆事故车辆,一辆豫CT-3211,一辆豫CT-3266,并虚拟两个事故地点,一个“洛阳手表厂”门口,一个“洛阳大学”门前,两个所谓的事故地点之间相距300米,对我栽赃陷害进行讹诈 在我向事故科讨要证照时,遭到事故科干警张建芳的殴打和事故科长马振奎等人的非法拘禁事故科张建芳在接到上级领导让其回避本案的第57天,在移交工作时,违法的强行开出《责任认定书》,按交通事故处理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以及《行政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无奈,我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事故科长马振奎等人为报复我于1998年2月26日和1998年3月6日,分别吊扣了我的驾驶证,扣押了我的面的车,至今已长达十年之久,不予归还 本案在全国、省、市百十位三级人大代表的监督下,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洛阳市交警支队扣押驾驶证、行车证、面的车的行政行为违法”判令:洛阳市交警支队赔偿扣押我6个月面的车、行车证,共计人民币壹万捌仟余元(18000.00元)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12月12日,下达了行政判决书,对本案的事实进行了认定:“洛阳市交警支队认定席有发驾驶的面的车与郭娇留本人或者郭娇留的自行车发生碰撞的交通事故证据不足,属认定事实错误”但是,洛阳市交警支队搞部门保护主义,采取欺上瞒下的手段,糊弄上级部门,欺骗中央领导在向上级部门汇报时谎称:“该案已处理完毕”对违法开出的《责任认定书》迟迟不以撤销,拒不归还扣押的面的车,至今也不纠正这起冤假错案 更让人气愤的是,洛阳市交警支队在1998年3月6日,违法的扣押我面的车6个月后,当我拿着法院的放车裁定书,前往洛阳市交警支队停车场要回被扣押的面的车时,发现被扣车辆已下落不明,莫名其妙的在停车场消失原来是洛阳市交警支队私下瞒着我,将违法扣押我的面的车私下内部处理卖掉谎称“卖车款已上缴国库”为幌子,糊弄上级部门的领导问题推托十年不予解决,把我一家生活逼上了绝路 无奈,因生活所迫,为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我开始走上了艰苦辛酸的漫长上访之路,一访就是十年,我向省、市、中央各部门反映洛阳市交警支队违法行政一案,引起中央的重视, 中央政法委并于2007年6月将我的案件转交河南省政法委、洛阳市政法委处理 洛阳市交警支队答应面的车营运损失补偿我19.6万元,让我撤回对孕妇郭娇留的反诉,孕妇郭娇留撤销对我的民事诉讼,洛阳市交警支队撤销违法开出的《责任认定书》事后再对违法干警作出处理案件结束 但洛阳市交警支队在我和郭娇留撤诉后,只对车价款和车辆的营运损失补偿我19.6万元后,出尔反尔,至今对违法做出的《责任认定书》也没有撤销;对违法干警没有做出任何处理 如果洛阳市交警支队不撤销违法开出的没有事实的《责任认定书》,我将永远背着交通肇事逃逸的黑锅 为此,敬请上级领导关注和过问此案,督促洛阳市交警支队尽快按照双方达成的口头协议约定,撤销违法开出的《责任认定书》及《重新责任认定书》,纠正这起冤假错案,对违法的干警作出处理             控告人:席有发 2009年8月21日 请看:以下两份《责任认定书》,洛阳市交警支队编造两个事故地点,一个“洛阳手表厂”门口,一个“洛阳大学”门前,两个所谓的事故地点相差300米远洛阳市交警支队没有出现场,而且违反《事故处理程序》第26、27条,在接到上级领导通知张建芳回避本案时,张建芳在移交工作中,在第57天后违法强行开出了没有事实的《责任认定书》,按事故处理,假如是事故,难道300米距离的两头的两个地点,同时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吗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请看大河报记者和人大代表同步调查后,大河报记者发表了带有编者案的“谁在制造事故”的特别报道 lgrkx6kU.jpg (193.04 KB) 交警作弊 编造虚假交通事故 违法行政 交警支队仗权欺人 2007-10-31 23:01 tpiTzITO.jpg (198.89 KB) 交警作弊 编造虚假交通事故 违法行政 交警支队仗权欺人 2007-10-31 23:01 洛阳市交警支队认定的这起交通事故也太离奇了,面的车离孕妇2米距离,而且不在一个车道上编造两个事故地点,一个洛阳市手表厂门口,一个在洛阳大学门前,两个地点相差300米距离 认定了两辆事故车辆,一辆为予C-3211,一辆为予C-3266,两辆面的车在300的两头同时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而且驾驶车辆是同一个人!这就是洛阳市交警支队交警史孟军、事故科长马振奎、事故科张建芳相互勾结在一起编造的虚假交通事故 既然发生了交通事故为什么交警支队事故科不出事故现场为什么不到现场绘制交通事故草图为什么不到现场拍照、录像锁定证据为什么所谓的事故挡案里没有发生交通事故现场的勘验记录既然编造的交通事故引起纠纷,为什么没有发生交通事故面的车与孕妇自行车相撞的痕迹鉴定呢 也不知道洛阳市交警支队事故科是怎样编造出这起交通事故的事实依据何在 洛阳市交警支队即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利用公安特权一家说了算这起编造的交通事故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不能让人信服 [s:31] [s:31] [s:31] [s:32] [s:32] [s:32] [s:83] [s:83] [s:81] [s:96] [s:82] 公安局存在的问题是多年沉积下来的,至今有些积重难返,不动大手术难解决问题!!! 再不解决,非出事!! 社会矛盾就是在这一点一滴中积累起来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就是这么来的!!! 97年的事儿,好早啊! 史孟军 史孟军是这起编造虚假交通事故的罪魁祸首 [s:31] [s:31] [s:31] [s:25] [s:2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