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举报公安机关欺骗群众,河南公安厅长怎么看

 作者:曲找     |      日期:2019-04-21 11:09:11
如题 驻马店公安局长大接访原来是欺诈行为 驻马店市公安局长大接访时,我当天写给公安部的举报如下: 举报 公安局长大接访原来是欺诈行为 尊敬的公安部领导: 您好! 我叫曹辉,男,汉族,34岁,系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花园乡人,市民现就本人现阶段亲眼目睹的基层公安机关的腐败黑暗现象,今特向您反映,乞望查处! 本人听说公安机关开门大接访,连续五个星期去泌阳县公安局找局长,从未见到其人,因怕第二天起床晚,我曾几夜未睡,但我把实际情况都如实向省厅举报,并和公安报记者保持联系,实在没办法,记者告诉我让我到市局找局长,上星期三我去市局,工作人员说局长下午开会于昨天晚上我又一夜未睡,早晨五点多从泌阳坐车,正好八点多一点到驻马店,在那里进行了登记后便让等,大概11点多,局长熊文修同许多公安人员一起对我进行面对面接访,我同时向他们出示了犯罪嫌疑人的录音带并当场播放熊说听不清我说你们有技术部门可以听,他们收起了录音机和录音带随后一个女工作人员拿一张“集中接待处理群众信访问题登记表”让我签字,他问:“你对今天局长的接待满意不”我想,见一个县公安局长比登天还难,今天市局局长能亲自问我的事,咋不满意他便让签满意,等了一会她给我了一个复印件,并把录音机和录音带还给了我,我心里开始发毛,我仔细看这张登记表,越看越不对头,我随出来请教律师,律师说这张表明显不对,是错误的,公安机关不应该在你签字的上方留有未解决的空白,这让人看起来很模糊他说你应该向他们的上级反映,或者到市委信访部门去反映我于是先打通河南省公安厅的监督电话反映,接电话的人说,这不对,你不应该签他又给我提供了65882780的电话,让我给他们反映,说他们主要负责这事开始是一个女的接电话,她说你让市局的空白处给填上后来一个男的接电话说:“这种表格是公安部统一制定,都这样写,主要说明你满意公安局长对你的接待”我又到市委信访办,信访办的人说这不属于他们管我又跑到检察院,检察院的人说,你要签哩你不会不签没办法,我又跑到驻马店市委纪律检查举报中心值班人员听后让我写写,然后她给我写了一封信,让我找公安局纪委,我到公安局纪委后,一个女的随手把我的信扔进废纸篓里我说你咋看都不看就扔了她说这是介绍信,没用我说我的事咋办她说是控申上弄错的,你去找控申,她还发脾气说,上午局长刚接待,下午你就举报! 我找到控申部门的办公地址后,我对她们说,我签的字我要改,因为你们表格上有空白处!等了好大一会那个女的才让我改,我仅仅做了补充说明,但上面仍然空着! 我认为,驻马店市公安局利用格式表的形式、以模棱两可的态度,故意存在漏洞,是对老百姓的一种欺诈行为,而省厅65882780还有意对此行为进行包庇! 熊文修身为驻马店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明知此表有欺诈的漏洞,却随波逐流,同流合污,在上面签字批示欺骗百姓,欺骗上级领导,原来“大河报”刊登的{驻马店控申部门“权”很大,办结率百分之百}的名誉是靠这种手段骗出来的 共产党的威信是靠哄出来的吗是脚踏实地干出来的!如果是这样,党中央所提出的“立党为公,执法为民”的基本原则哪里去了公仆意识哪里去了难道这就是他们做官的资本吗 在老百姓心中,这本应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寄予了无限的信任和希望,理应是正义的化身,是危难之中可以求助的救命草 没有想到,她却是一个充满了陷阱的沼泽地,一个让人容易迷失方向的八卦阵怪不得我的案件长达十年未果原来这里面有着很多光怪陆离的游戏!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主要领导 举报人:曹辉 2005年7月20日晚 UID388879 帖子711 精华0 积分756 威望0 点 阅读权限50 性别男 在线时间132 小时 注册时间2009-2-4 最后登录2009-6-3 查看详细资料 应该回答 应该公开回答 举报人有证据 [s:37] [s:121] 请大河连线公仆!公仆应该回答网民的问题! 自诉人协同被代理人起诉书 自诉人协同被代理人起诉书:被告人:尚杰,男,40岁左右,汉族,现任泌阳县公安局赊湾乡派出所所长. 控告人,代理人:曹辉,男.现年33岁,汉族,泌阳县花园乡人,市民. 被代理人:曹国铎,男,现年68岁,系泌阳县人民政府退休干部,系曹辉之父. 张洪福,男,汉族,60多岁,农民,泌阳县双庙乡吉楼村人. 杨继章,男,汉族,七.八十岁,泌阳县泌水镇人,市民. 康永,男,汉族40多岁,泌阳县泌水镇人,市民. 樊有敏,女,汉族,40多岁,泌阳县泌水镇人,系康永之妻. 由于自诉人数年来一直向公安机关,检查机关举报,控告干警尚杰以自己是警察身份非法拘禁他人,以及敲诈勒索自诉人及被代理人累计金额达八千零五十元的一系列罪行,而公安机关没有圆满结果,检查机关又不立案的诉讼. 事实如下:1995年4月21日上午,尚杰伙同他人开着警车到县邮电局门口找到我,强行把正在收购邮票.钱币的自诉人拉到泌水镇派出所,不问青红皂白,就向自诉人索要500元钱,因自诉人当时正在作生意,身上带的钱多,生怕他搜自诉人,自诉人没办法,只好随手掏出了450元交给尚杰,尚杰也没给打条.就在当天中午,尚杰等人让自诉人领他们抓胡军,在抓胡军的半路上,尚杰顺手又一老头杨继章200元现金,当老头向他索要票时,他把人家臭骂一顿,也没有给打条.找到案犯胡军后,尚杰把自诉人同案犯胡军一起羁押在派出所里两天两夜,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第三天中午,尚杰又把自诉人和胡军转移到泌水镇工商所三楼上继续关押,让胡军给他借钱并让胡军给他打还款计划,在转移到泌水镇工商所的第二天早上不见了胡军.后尚杰于95年4月24日,即将自诉人非法拘禁4天后,又把自诉人拉到派出所对自诉人说:\'再拿500元,以后永远不找你的事啦!\'自诉人回答:\'我顶多只能借400块钱.\'尚杰说:\'400元也可以,以后永远不找你的事啦!\'因自诉人的自行车及一包邮票都在尚杰手中押着,被逼无奈,自诉人只好又给尚杰拿了400元[也没有给打条]尚杰才将自诉人释放. 1995年四月,尚杰又敲诈被拘留的康永之妻樊有敏2000元整[有受害人证明].1996年康永被逮捕后,尚杰差人又逼张洪福打一张假收条并入卷宗,而张却没有收到一分钱,反而往尚杰身上花掉几千元,有张洪福及其妻子录音印证. 在此之前,也就是1994年,尚杰在刑警队工作时,尚杰伙同他人以\'刑警队\'名义一次性共敲诈勒索曹国铎现金5000元整,而给曹国铎的南方之友郑锡田寄去的却是1500元,尚杰独吞3500元整,至今未退[有收据及南方来信证明]. 综上所述,被告人尚杰,身为公安干警,目无党纪国法,视群众为草芥,视法律为儿戏,抓住老百姓及犯罪嫌疑人,和犯罪嫌疑人家属的心理弱点,依仗职权,滥施淫威,泯灭人性.干警尚杰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关押,拘禁他人,私设监狱.并且公然敲诈勒索他人钱财,无告讦之忌,无避人之讳,执法犯法,严重败坏了司法机关的形象,危害了党群关系,行为极其恶劣.自诉人认为其作为已触犯[刑法]第238条第1款,第3款.以及[刑法]第274条之规定,构成非法拘禁罪及敲诈勒索罪. 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捍卫公平公正及法律尊严,有效的竭止和打击犯罪,自诉人协同被代理人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其的犯罪事实依法惩处,追回被尚杰敲诈勒索的所有款项,退还给受害人,追究其应负的刑事责任. 此致 泌阳县人民法院 自诉人,诉讼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