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生历时5年的艰难就业路

 作者:桂蒸     |      日期:2019-04-06 08:19:15
一桩就业冤案   一颗呼唤正义的心灵我叫高顺起,男,汉族,河南省兰考县坝头乡人2000年应届毕业于开封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国家计划内统招生),按国家政策规定当时属于统一分配的师范类学生当年我和兰考县教育局签订了就业协议书但毕业当年就业的不多,一般要等一二年 2003年7月,兰考县教育局通知,县政府对2000年以前的毕业生(共有60多人)安排就业当我拿着毕业证和就业协议书去教育局领派令时,人事股长当天没有开给我,说停几天再让我去拿我赶紧找人请他的客8月份,教育局人事股长才给我开具了派令我把派令交给坝头乡教育办后,乡教育办的人没有直接去县编办办理入编手续,说如果乡领导不签字,自作主张办理挨批评据了解,当时的实际情况是乡里一位领导想升副县级,就一直压着我的派令不办(据说除了我还有其他3个人)2004年8月,这位乡领导如愿得到升迁 直到2004年11月份,坝头乡才准予给我办理入编手续当乡教育办人员拿着我的派令(还有一个学生刘家乾的派令)到县编办办理手续时,编办主任从教育局上报的县长已签过字的人员名单中没找到我的名字,不同意办理入编手续(刘家乾的可以办理)然后劝教育办人员和我找坝头乡和县教育局有关领导想办法我去教育局说明情况,教育局人事股长邵来听后劈头就问:“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不办呢!调令我都给你开了,你不办怨谁呢,总不能怨我……”他歇斯底里,情绪反常一会又说:老人事股长转给他的名单中就没有我的名字(那怎么会给我开派令呢)后来又说:是坝头乡给我耽误了,对于漏报一事,当初教育局口头已与编委协商好,编委随大批可以办理;还是坝头乡耽误了我的事,责任在坝头乡政府那他当初开派令时怎么就没有说明这些呢人事股长邵来漏洞百出,不能自圆其说我去找坝头乡政府有关领导,分管教育的领导说:还是教育局失职漏报了你的名字,责任在教育局;教育局只要报名单,坝头乡就可以去办理入编手续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县教育局和坝头乡政府之间来回奔波至于教育局与编委口头协商一事,我从编办了解到纯属乌有教育局人事股长邵来在撒谎 2004年底以来,我多方努力,没有结果我找过主管教育的县政府的有关领导,信访局长等对这种事大多数人感到诧异,认为不该发生有责任心同情心正义感的领导认为我的情况仍属于漏分,现在不能追究怨谁、不怨谁,坝头乡有责任,再埋怨坝头乡也无用,因为坝头乡无权分配学生他们还说,即使坝头乡当年随时办理入编手续,编委也不会同意,因为教育局向编委确实漏报了我的名字所以现在应该找教育局,让教育局向编委拟文补报 2005年春天起,我多次去教育局反映我的问题,人事股长说:需局长说了算我又找教育局长,教育局长把我的材料当即交给了教育局信访室,说按正常渠道走据信访专干给我讲,教育局局长、纪检书记、人事股长共同商量过我的事,局长给人事股长说了,让他办我的事我一去找人事股长,他要么说“局长还没说呢”,要么说“你先走吧”,让我改时间再去找他,都是这样敷衍了事,以撵走人为目的我第一次找他时,他曾用轻蔑的眼光、讽刺的口气说:“咋又走这条路呢……”我好像做了输理的、不光彩的事 原开封市委常委兼兰考县委书记黄道功同志、兰考县政府县长陈文东同志、现任教育局局长黄爱宝同志知道我的事后,十分重视黄局长严厉批评人事股长并敦促其尽快向编办拟文补报陈县长召集相关人员开会研究此事,严厉批评教育局失职教育局人事股长邵来见势曾称病请假躲避按理讲,事情已经大白于天下,加上领导的关注,可以解决了 接下来事情是这样发展的,县委不直接管理政府的事情只是重视;教育局终于补报了漏编手续;县政府说时间过期了,签编等于重新安排一个人,县财政困难没有钱,县长若签一个,其他领导也都想随着签一个入编,不好办等于还是办不了有领导干脆说: “你去打官司吧!”这时已经是 2007年春夏之交以往的努力就此前功尽弃 我开始找律师咨询,有的律师说可以起诉,有的说不可以,但都没有接过这样的案件接案的孙灿峰律师认为这是典型的政府不作为案件,打官司政府肯定败诉,领导想通过这个途径排除干扰名正言顺的办理这个事情但孙灿峰律师把卷宗递交兰考县法院时,法院不受理法院说,土地纠纷方面的案件可以立案,这种事不能和县政府打官司,即使打赢了也执行不了,法院的工资和经费都是县政府供给的这样的事还是应该去找教育局和县政府,教育局上报,县长签字就行了即使打赢官司,也是这个路办理,打官司一要花钱二是时间长有人直接说,领导是不想办了才把事情推给法院了寻求法律的救助是最后的底线,但这个希望也破灭了 既然是政府不作为行为,哪里还管这事呢有人说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专管这类事情,不妨试试 我去兰考县检察院把我的事情一五一十向反渎职侵权局作了回报,王成局长决定立案侦察从2007年秋天到2008年夏,反侵权局多次传教育局的邵来询问,并把已退二线的老人事股长黄全忠同志叫来对证,还去教育局调查情况,调来了当年教育局分配的学生名单结论仍然是漏分,责任在教育局人事股,和老人事股长没有关系反侵局对经办人邵来进行批评教育,由于对我造成的经济损失不足10万元,邵尚未构成犯罪;若超10元,可以执行逮捕期间邵来不再狂妄,三番五次托人去我家解释,但还是拒不承认是他的错反侵权局不去找县长,只与教育局协商,教育局说已经报上了,县长不签也没法,并且教育局长说他刚上任,以前的事他不知道不是自己的事谁也不会撕破脸操心跑着办的!近一年的辛苦看来事倍功半 某些相关人员互相推诿扯皮,对我的事情搪塞,不进行实质性关注我真搞不清楚,后来的事实已经证明邵来一开始就知道将我漏编,他为何不去补报却给我开具空头派令要不是,我和我的同学一样也早已是一名人民教师,站在神圣的讲台上给我的学生传授知识作为一介平民,我的工作权利就这样被某些人的工作失误和工作态度践踏、剥夺,又始终得不到纠正解决“十年寒窗”之苦被人戏弄于股掌之间77岁的老母因为我生气、焦虑六年来,我是全家人的心病、负担我拷问上苍:天理何在,良心何在我是无辜的啊! 由于不再抱幻想,不再相信,近一年里我也不再做努力了忆往事,一股股酸楚涌上心头想起那几年里跑路、找人、遭白眼、花钱、耗费时间、全家人牵肠挂肚操碎了心,像一场梦魇,不堪回首我去找每一位领导,领导都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时间拖得太长了,不好办……”那到底是谁造成的这个结果呢是谁拖成这个样呢? 不知内情的人说:“这么长时间了,你咋不跑呢”我听到这话,又气又恼,这事放到谁身上都一样,我怎么会不跑还是我的人事关系、财力、物力都力所不及据传有一领导说:“这么长时间了,还有啥意思呢”我敢说这位领导的家人亲戚绝不会发生这种事如果他不做官,他的家人发生这种事的话他会是一种什么态度如果我不属于国家统分的学生,我也就心甘情愿,无话可说至今想起,还是令人痛心疾首,脑子中闪现可怕的念头我现在仍然保存着邵来股长给我开具的那张空头派令,值得我感谢的是,它使我从新认识了社会事情已发生6年,我跑了近5年,人生有多少个6年和5年呢!我给开封市长专线发过材料,给温家宝总理写过信(当然他看不到),河南电视台的同学也找人帮忙,《东方今报》的记者也到兰考去过,无效不过大多人都感到惊奇,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事情,就像新华社的陈记者说:“天大的笑话!全国也没有几件” 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当家作主,人权能得到充分的保障;党的领导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于办错的事,都知道错了,是不是要纠正怎样纠正错了就得一直错下去吗老百姓到哪儿去说话对于责任人犯错也不追究吗否则,人权就得不到保障,政府就缺乏公信力总不能只要集体不乱就可以随意牺牲个人不该受侵犯的权利吧!目前,全国学习践行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我们是否发自肺腑愿意去做了 新一届大学生毕业了,在全球经济危机和新的就业压力的严峻形势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大学生就业问题我希望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再重演!我心灵的创伤是巨大的,给全家人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在发文之前,有两位主要领导已经阅读了以上内容,不让在网上发表但过几天后,问及他们的看法和态度,有一领导说,他不知道,他根本没有看到这份材料,没有人送给他看这事是令人生气呢还是可笑呢! 请大家转载! 大家用心读一下,假使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该怎么办 [s:121] 只能是叹息了! 一桩就业冤案 一颗呼唤正义的心灵 [s:68] [s:68] [s:68] [s:68] 保持关注[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