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农民胥敬祥含冤入狱13年获 国家赔偿近53万

 作者:梁丘溆     |      日期:2019-03-30 05:07:10
被关押了13年后,胥敬祥(右)重见亲人,悲喜交加  中广网河南分网消息 含冤入狱13年,出狱后奔波4年半申请国家赔偿,昨天,胥敬祥分别从周口市中级法院、鹿邑县法院、鹿邑县检察院3家义务赔偿机关领取了总计529936.68元的国家赔偿款虽然正义得到了伸张,但掂着赔偿款的胥敬祥心里无比沉重,他依然忘不掉那13年的牢狱之灾   买来一件旧衣莫名成了嫌犯   1991年春节过后,周口鹿邑县杨湖口乡接连发生十几起抢劫案当地警方投入大量警力展开侦破,但一直没有大的进展   然而,这起案件却很快又有了突破性的转折,起因来源于一件绿色毛背心1992年2月,杨湖口乡小桥村村民卫国良和阎胥庄村的胥敬祥一起喝酒时,发现胥敬祥脱掉外衣后露出了一件绿色的毛背心,他认出这件毛背心是自己的妻妹编织的,而其妻妹正是这十几起抢劫案的被害人之一   鹿邑县警方接到举报后,立即传唤胥敬祥,并于当年4月1日将其刑事拘留   其间,胥敬祥的“供词”前后不一起初,胥敬祥称自己不知情但是几天后,他承认:“这是我和梁小龙带来的‘青龙’、‘绿龙’、‘黑龙’等人干的,几次蒙面入室抢劫都是我们5个人一起去的”   1992年4月13日,胥敬祥被鹿邑县检察院批准逮捕,警方宣布连环抢劫案“告破”有关绿色毛背心这一关键证据,胥敬祥说,1991年秋天,他和同乡一道在集市的地摊上买的旧衣物胥敬祥的这一辩解,直到1997年河南省检察院复查时,才予以证实胥敬祥说,他当时之所以承认入室抢劫,是因民警对其刑讯逼供   办案民警蒙难冤案浮出水面   据了解,胥敬祥被捕后,案件移交到鹿邑县公安局预审股审理承办此案的二级警督李传贵详细审阅胥敬祥案卷后,发现不少疑点他随即向上级领导反映,认为胥敬祥犯罪事实不能得到证实,案件暂时无法移送起诉   但后来,胥敬祥涉嫌抢劫罪一案还是移送到了该县检察院鹿邑县检察院、河南省检察院周口分院(现周口市检察院)曾经7次退回补充侦查4年多后,鹿邑县检察院对胥敬祥提起了公诉1997年3月7日,鹿邑县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和盗窃罪,判处胥敬祥有期徒刑16年1993年7月,李传贵被举报故意抽调胥敬祥的材料、藏匿犯罪证据同年11月,李传贵被以涉嫌徇私舞弊罪提起公诉鹿邑县法院在审理后认为,检察院对李传贵的指控没有事实根据,宣判无罪,鹿邑县检察院随即提起抗诉1995年8月28日,周口中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1997年11月10日,李传贵一案依照审判监督程序被移交到河南省检察院,河南省检察院在认真审查了李传贵案件的全部卷宗后,又把涉及胥敬祥案件的卷宗一起调来,最后认定李传贵不构成犯罪,而且认定胥敬祥没有上诉的抢劫案也存在重大问题   自此,胥敬祥案浮出了水面   含冤坐牢13年终获无罪释放   从2001年到2005年,胥敬祥案又经过5次审理,胥敬祥终于重获自由   2005年1月10日,河南省高级法院下达终审裁定书,撤销一、二审法院对胥敬祥的有罪判决,以“胥敬祥犯抢劫罪、盗窃罪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鹿邑县法院重新审理2005年3月15日,胥敬祥蒙冤入狱13年后被无罪释放同年6月21日,胥敬祥以错捕错判为由,向周口市中级法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周口市中级法院、鹿邑县法院、鹿邑县检察院共同赔偿   由于周口市中级法院逾期没有作出赔偿决定,胥敬祥依法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赔偿其因错捕错判被羁押的赔偿金301915.90元(按2004年标准)、精神抚慰金13万元、被羁押造成疾病需要治疗费13万元   今年11月23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在查明事实后作出赔偿决定:胥敬祥因错捕错判被羁押,有权申请国家赔偿基于胥敬祥错捕错判被羁押4732天的事实,赔偿委员会认为:应按2008年度全国在岗职工日平均工资(111.99元)标准计算,赔偿金共计529936.68元,由三义务赔偿机关共同赔偿   赔偿委员会在赔偿决定书中称,“胥敬祥提出身体疾病是由羁押造成,但未能提供相关的有效证据,其请求赔偿治疗费不予支持胥敬祥提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该项请求本院也不予支持”   昨天,胥敬祥从周口市中级法院拿到了国家赔偿款176645.56元随后,胥敬祥分别从鹿邑县法院、鹿邑县检察院领取了另两笔国家赔偿款 W020091218307037922449.jpg (13 KB, 下载次数: 7)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12-18 18:48 上传 [s:16] 这节目电视台播过,胥释放后回家见到哥哥,看到儿子,以及到母亲坟头上坟的镜头太震撼了,看了不掉眼泪算你是汉子 鹿邑法院啊!!!!!!!!! 豫PA315警啊!!!!!!!!!这孩子从小就出生在这样的环境,不学坏也难 走进胥敬祥的家 走进胥敬祥的家 (2005年三大冤错案之一的主角胥敬祥,前几天终于拿到了国家赔偿,新鹿邑网的草根记者们赴胥家进行了采访,一进村就是刚回村不到一个小时的胥敬祥不期而遇,他带着我们去了他破败的家,同时,也走进了他的内心世界在这里,我们不探讨法律相关问题,只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下,一场冤案会为一个家庭带来多大的灾难) 我看着胥敬祥用伤残的手不利索地把钥匙插进锁孔,打开油漆快要脱落净尽的大门时,我敢保证,对于这个家,他的陌生程度几乎和我们一样,毕竟十三年的冤狱,无妄之灾,四年的打工生涯,飘泊流浪,期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其肉体和精神要承受多大的煎熬,我不敢想象,就算胥敬祥对家的思念一刻没有停止过,但是对家的印象也应该已经恍若隔世了胥家的院子,铺满了腐烂的落叶,一年一层,新叶压旧叶,脚踩上去,软软的,散发着霉烂的气味,墙边胡乱推放着枯枝和断砖碎瓦,枯黄的杂草随意生长着,不用担心有人拔取,留在家里望夫盼父的人是绝对没有心思去打理的 1胥敬祥回鹿邑老家.jpg (132.85 KB) 2009-12-26 10:25 几户邻居的小楼造的昂贵气派,装修显然很下功夫,太阳能热水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胥敬祥的家就象一个站在一群阔佬中的穷汉,寒酸中又带着几分局促不安在我打量院子周围的时候,胥敬祥已经把堂屋门打开了,堂屋尽是枯叶,但十分亮堂,我正在想这房子采光不错时,抬头一看,屋顶洞开,阳光直射进屋,一片叶子正畅通无阻地向屋内飘落,胥敬祥说,屋顶可能在哪一年被大雪压塌了吧 2胥敬祥回鹿邑老家.jpg (157.45 KB) 2009-12-26 10:25 3胥敬祥回鹿邑老家.jpg (131.17 KB) 2009-12-26 10:25 过二十块钱的家什,一个柜子竖在内屋,外边一张桌子残破不全,俱被尘封,看不出颜色,没有玻璃的窗棂耷拉在一边,由几个破化肥袋子充当窗户的角色,梁上也挂着几个化肥袋子,风吹过,唏唏嗦嗦,隋朝诗人薛道衡的著名诗句“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了,这句诗是描写思妇的心境的,面对如此景象,我能想象得出,住在这个家里的女人,胥的妻,这个背着罪犯家属的十字架,带着三个年幼孩子的当时年仅二十一岁的女人,十几年来,曾经饱尝过何等的辛酸苦涩,在世人异样的眼神中,曾经怎样一年年将时光艰难度过胥敬祥谈及他的妻,是带着无限的愧疚的,虽说他是被冤枉的,但毕竟是由于他,这个家才被拖进了贫苦交加的深渊,在他被拘压在看守所的五年内,妻每周都要去探望,说是“探望”,一点也不假,这个贫弱的民女没有任何社会关系,见不上胥敬祥的面,甚至连吃用等物也带不进去,她每次所能做的,只能爬上看守所东边的古城墙,用尽全身气力往里边哭着喊话,喊到精疲力竭之后,坐在土堆上呆望着看守所,直至天黑才怅然离去,每年的大年初一,是允许嫌疑人家属往看守所送饭的,于是每逢那个时候,在村子里喜庆的鞭炮声中,她却含着眼泪给丈夫做年夜饭,然后在寒夜的风中骑自行车二十多公里,把尚有余温的饭菜转交给丈夫那时候,由于她心中相信丈夫是被冤枉的,盼望着很快有一天,一家就会团聚,一股劲一直顶在心头,让她有力气,挺住,苦等,等来等去,却等来了胥敬祥被宣判十六年有期徒刑的消息,这在一霎那击垮了她心中的支撑点,从此心如死灰,有如院子里的堆积的腐叶衰草,没有了信心,没有了希望,眼泪也早已流干,年轻的她过早地衰老了 4胥敬祥回鹿邑老家.jpg (176.49 KB) 2009-12-26 10:25 胥敬祥被拘留的时候,是一个二十九岁的小伙子,出狱时,已是一个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大十几岁的中年人,两鬓苍苍,脸上褶皱纵横,老态毕现,呆滞迟钝,巨大的反差使得这对苦盼团圆的夫妇在团圆后却产生了陌生感,在生活发生了碰撞摩擦,于是可悲的事情发生了,在胥出狱后第二年,两人协议离婚,她带着三个孩子离开家乡,胥敬祥也去了山西打工,从此天各一方,再未相见胥敬祥说他这次回家,就是把三个孩子留在家里的奖状和用他们的名字写的花体字带走留做纪念这个家,他以后也不准备再回来了 5胥敬祥回鹿邑老家.jpg (98.65 KB) 2009-12-26 10:25 虽然人类社会早就废除了连坐制度,但受刑的往往不是罪犯一人,还有他的亲人,只是执行的方式和场合不同而已,胥敬祥冤案毁的不仅仅是他们夫妇二人,更可怜的还有他这三个孩子 胥敬祥的儿女们从懂事之日起,就戴着抢劫犯子女的帽子,在苍凉的世态下惊惶又自卑地生活着,幼小的心灵毕竟承受不起人生如此之重,成绩优秀的他们先后辍学,大女儿早早地嫁做人妇,二女儿跟母亲出去打工,小儿子被寄养在亲戚家里,由于缺乏家庭教育,小儿子的性格发生了扭曲,在待人接物和处世方面往往不知所措,在父亲出狱后,他向父亲要这要那,提出种种要求,而且不听话任意行事,很让人讨厌笔者告诉胥敬祥,孩子从未得到过父爱,于是想在短时间内把十三年应得的关怀一下子索取过来,就象把一个按在水里三分钟,他一露头,就要大口呼吸,把氧气补充回来,孩子不听话,行事偏执,其实,这是在向父亲撒娇啊笔者说到这里,胥敬祥已是泪流满面,他说前几天儿子在外地用公共电话和他联系了,儿子告诉父亲,他理解了父亲的难处,明白父亲所受的痛苦,也知道父亲撑到今天不容易,这些懂事的话令身心俱遍体鳞伤的胥敬祥大感欣慰 6胥敬祥回鹿邑老家.jpg (151.81 KB) 2009-12-26 10:25 胥敬祥在去领50余万元的国家赔偿金的时候,曾有无聊的无良记者用职业化的语言问胥拿到这笔钱,心里高兴不如果我是胥敬祥,我就会大声告诉他: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我准备用这50万去买回13年虚度的青春,买回父母的生命,买回和原来一样年轻的妻子和活泼的儿女,还有温暖的家,还能买回逝去的一切,一切! 悲剧呀! 严惩制造冤案的执法违法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