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书红:我不是“刁民”,是方城县政府把我逼做“刁民”!

 作者:水猞     |      日期:2019-03-30 12:17:09
  我叫裴书红,女,36岁,河南省方城县人   2009年12月16日早上7点,方城县*政*府主抓城建的副县长杨新亚带领公安、武警、城管、土地、规划等部门100余人,将位于方城县高速引线与张骞大道交叉口国泰宾馆门前的我家两层小楼团团围住警察封锁四周路口,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铲车包围现场;城管等众人冲进屋内,将70多岁的我婆婆杨景珍先恐吓强行架出,软禁到国泰宾馆;室内物品尽数扔出;我丈夫赵春友欲行阻止,遭到群殴后被警察反架双臂塞进警车拉走杨新亚一声令下,顷刻间,推土机将我家夷为废墟———这就是方城县政府依仗强权对老百姓实施的“依法拆迁”!但有谁知道这“依法拆迁”背后暗藏了方城县政府多少欺上瞒下、巧取豪夺、与民争利的龌龊勾当!   2006年,方城县政府以建“劳动就业培训中心”的名义,欲对我家房屋征用拆迁但从一开始,政府部门就没有表现出任何商谈的诚意最初,拆迁办的人说要用置换方式,给我家相应面积的门面房用地,规划局的张明建把我们领到县城南二环外一居民区,,手指着居民区说:五年后这里就是一条大路,路两边都是门面房,你们先挑吧———这岂不是把老百姓当猴耍我们自然拒绝随后,张又说,凤瑞路东延的新裕花园外正在建门面房,可以等盖好了给你们换几间去那里一打听,才知道房子刚一动工就早已卖完,哪里还会等着给我们换!县里的拆迁安置房我也同意,等来的结果拆迁安置房买完了于是我们的答复不必置换,只要按当时门面房的市值给我们补偿40万元即可但拆迁办不置可否,再无音讯———因为他们发现我家房子并不影响盖大楼,所以开发商绕过我家房子先行施工了2007年,大楼建成,原来是三星级的国泰宾馆,而我家房子正在宾馆门前张明建又是不说价钱,只来催促签字拆迁我们说,城市建设,我们大力支持配合;但你们不是建“劳动就业培训中心”,而是建宾馆搞商业开发,应该是开发商同我们谈,并且应有相关开发征地的批文手续依法拆迁,怎能由政府出面强买强卖但拆迁办一直拿不来相应手续,又不给谈价钱,此事再度搁置两年后,2009年5月,方城县政府突然通知我们到方城县城建局开听证会会上,我们阐明了自己的理由:你政府不是建公益事业,是开发赚钱;房子是我家合法财产,证照齐全且是商业用地,但我们还是配合政府开发,你只能公平买卖现在方城县同等商业地段相应面积的门面房已升值到120万左右,即便你不给120万,只要价格比较合理,我们也会顾全大局,把房子卖给对方但听证会只听不证,根本不谈拆迁方要拿多少钱,半年多来没有任何电话或者文字告示听证会的意见,不了了之2009年11月13日,方城县政府送达方政拆字(2009)第1号通知,说因为2006年12月29日方政拆裁字(2006)第06号裁决,已限令我们15日内自动搬迁,但我们一直未履行;所以依据《河南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此决定送达15日内再不拆迁将对我们强制拆迁等等同时方城县公证处给我们下达了一份《领取提存物通知》:“方城县新裕城市建筑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于2009年9月4日将应支付给你拆迁安置补偿费用共计40万元,提存于我处……如果你在规定时间内不领取,该四十万元将上缴国库”但这里面所说的方政拆裁字(2006)第06号裁决根本就不存在,因为从2006年到2009年三年之间,方城县政府只通知我们开了一次(2009年5月)听证会,从来没有给我们下过任何裁决再者说,即便有这个所谓的方政拆裁字(2006)第06号裁决,依据《行政法》规定,该行政行为时效6个月,而从2006年12月29日至今三年,也早已失去了法律效力何况40万元是三年前的房价,三年前你不给我40万,现在傻瓜也知道房价早已翻了几番,你方城县政府怎能还以三年前的价格来买我三年后的房子!但即便如此,我们接通知后仍然依照法定程序,立即到南阳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南阳市人民政府明确指出方政拆字(2009)第1号通知上有涂改痕迹,且内容矛盾,应属无效不予受理我们到河南省委信访局反映,省委信访局也是同样答复,并说我们的反映已转回方城,让我们回去等方城县政府重新协商解决但方城县政府毫不理会,直到2009年12月16日一大早,强权之下房倒屋塌什么法律程序、什么公平正义、什么公民合法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所有的一切,都在强权副县长杨新亚带领的100余名大小土匪面前成了虚伪的谎言!试问方城县政府:你到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人民服务的一级政权,还是恃强欺弱巧取豪夺的黑心开发商!你要买我家房子,我不是不卖给你,但为何不能公平合理的跟我坐下来谈价钱三年多来,方城县政府没有一次同我们正儿八经地协商过拆迁补偿的事,除了哄骗,就是恐吓,而且散布谣言,说我们向政府狮子大张口,非要200多万等等似乎我们果真就是胡搅蛮缠敲诈政府的“钉子户”凭心而论,我们不愿做“钉子户”,是方城县政府的卑鄙无耻把我们逼成了“钉子户”!我们不愿做“刁民”,是方城县政府的执法犯法把我们逼成了“刁民”!   现在,我那试图阻拦强拆的丈夫被方城县政府扣以“妨害公务”刑事拘留,关进了看守所;我那70多岁体弱多病被软禁在国泰宾馆里的婆婆因遭受惊吓精神失常,而房子强拆完成政府即把她扔在那里不管不问,已经于今天(12月17日)下午失踪,到现在还没找到方城县政府不是要把我们全家往绝路上逼吗!作为平民百姓,我别无他法,只有撇下儿女进京上访寻求公理,我不相信共*产*党*的天下就任凭方城县政府这一帮贪官污吏胡作非为我本是一名家庭主妇,胆小怕事与人无争,但现在方城县政府硬要把我往死路上逼,我再懦弱也不能不喊两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就是一头撞死到天*安*门城墙上也要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抗争到底!   河南省方城县裴书红    [s:73]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