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生命最后4天儿子把他晾医院

 作者:爱韵     |      日期:2019-03-29 06:07:04
  民警在黄金恩老人的遗体前向老人的儿子了解情况 记者 张路桥 摄   在受伤住院4天12个小时26分钟后,老人在病床上走完了他的一生没有家属的陪伴,病房里静得吓人昨天下午,在记者和交巡警的陪同下,儿子来到了医院面对父亲的遗体,他眼泪闪烁用他的话说就是,之所以不探望病重的父亲,不是自己逃避责任,确实自己没有那个经济能力   老人头破血流躺路边   昨天下午12:30左右,嘉陵医院急症科重症监护室里,76岁的老人黄金恩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老人呼吸急促,心电监护仪上各项指标开始下降,医生正对其进行抢救下午12:56医生宣布老人死亡此刻距老人送往医院一共为4天12个小时26分钟   急症科护士胡洁在望了一眼老人后,叹了一口气这位老人是她从金刚坡一马路上接回来的   事情过了5天了,但胡洁仍记得那个场景5月9日晚上11时许,她和同事前去接伤员到达现场,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躺在马路边,嘴里不时发出“哎哟”的呻吟,老人头部受了伤,白色衬衣上沾满了鲜血据了解,老人是从金岁养老院走出来后受伤的   交巡警在老人身上找到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得知老人名叫黄金恩,今年76岁,复印件上有其儿子的联系方式   没等来儿子孤单离世   为老人处理伤口时,胡洁听到了交巡警跟老人儿子的讲话老人儿子的态度不太和善,嚷出了“死了没有”“死了更好”之类的狠话,随后挂断了电话凌晨0:26,老人被拉回了嘉陵医院,这时,老人已神志不清了医生在重症监护室里为老人做完一系列救治后,已是凌晨3时许,胡洁拿出手机,拨打了老人儿子的电话,但对方电话关机了   随后的4天,医务人员多次给老人儿子打电话,但对方电话打不通每次路过老人的病房,胡洁总忍不住探头进去看老人“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沉重、急促的呼吸声在病房中回荡,这样才感觉老人尚有一口气”胡洁说,她感觉老人太可怜,大大的病房却不见老人儿女的身影   胡洁说,她在该医院做了10年的护士,见惯了死亡,但老人这样的离去还是第一次没有家属的陪伴,老人静静地走了,病房里没有一声儿女的哭泣   据老人的医生胡医生介绍,老人被送来时系重型颅内损伤,因年岁已大,肺部感染了,老人是死于呼吸循环并发症而如果老人的儿子积极配合治疗,老人或许会有一丝存活的希望   找寻家人遭遇闭门羹   昨天上午11点,记者和沙坪坝区歌乐山交巡警平台民警吴传先、木乃纽布一道,根据身份信息查询到的住址,来到了江北区观音桥街道找寻黄金恩老人的家人兴隆街16号,这是一个老式的住宅小区听明来意后,一名为郑桂明(音)的婆婆表示不认识黄金恩这个人,随后称:“该死”   中午1点,街道办事处主任马善祥听闻此事后,表态立即着手解决此事根据记者提供的电话号码,马主任通知黄金恩老人的儿子黄银宣,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赶快随交巡警一起到医院料理老人的后事至于费用问题,可以由街道出面进行资助   20分钟后,黄银宣和妻子、儿子一同来到了街道48岁的他,穿着羽绒服,与昨天的天气很不搭调黄银宣说,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后,他心口和全身冰冷下午2点,黄银宣搭乘交巡警的警车,赶往沙坪坝区双碑嘉陵医院“当时恼火不嘛”一路上,他多次向交巡警打听父亲受伤的原因和情况坐在后排座的他,两只手紧张地扶着副驾驶靠背,看得出来,他心里五味杂陈   儿子:“他对我常暴打”   “父亲和我感情不好,我印象中最多地就是他对我的暴打”黄银宣告诉记者,大概自己6岁的样子,父亲就外出当兵了,母亲郑桂明随后改嫁后来退伍时,父亲被安置到了一家大型国企,1987年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休   但3年后,因为和后母发生矛盾,犯下大错的他,被判处了无期徒刑,直至2008年才被假释出狱“并非不愿负担父亲,自己一家的生活都显得举步维艰”黄银宣说,下岗时,仅有的3万多元安置费,这几年都花在了帮父亲维权上不到医院探望父亲,主要是承担不起高额的抢救费用   在嘉陵医院ICU病房,黄银宣见到父亲的遗体,眼中闪烁泪花,但他没有哭出声来在被法医告知父亲是因为颅脑损失致死的原因后,他在死亡证明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表示,将尽自己所能料理父亲的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