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同和案的检察官也该“享受”一下逼供的滋味!

 作者:真尼     |      日期:2019-03-16 12:10:06
吴同和案的检察官也该“享受”一下逼供的滋味!       2014年12月15日,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法院对淮安市中医院副院长、医学博士吴同和作出判决之后,立即引来了四面八方如潮水般的批评和抨击,从京城的众多法律专家、学者、教授在吴同和案研讨会上的发言(欢迎网上搜索“第29届财产保护与财富创造论坛江苏淮安市吴同和案研讨会纪实”),到淮安的街谈巷议,几乎众口一词地为吴同和鸣不平,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枉法判决2015年3月10日,我从淮安市区打车去淮安汽车南站时问一位“的哥”是否知道吴同和案,“我有个邻居刚好在中医院上班,听说吴同和受贿12万元判了10年徒刑,这肯定是有人故意整他,如今许多贪官受贿数千数百万也就判成这样”!“我的邻居说,医院的职工也都认为吴同和太冤了”!不过,我暂时不想过多地评说清河区法院,因为导致吴同和被冤,责任在先者并非清河区法院,而是主办吴同和案的检察官——淮阴区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使用逼供诱供手段,“逼”出了吴同和的所谓“受贿”证据!“逼”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冤案!       且看主办吴同和案的检察官是如何对吴同和实施逼供的吧——       吴同和所谓“犯罪事实”是受贿12万元之前,南京纷迪公司CT经销商黄利向淮阴区检察人员交代:他曾向淮安市中医院放射科主任薛洪旺、副院长方友平行贿,当被问及是否向副院长吴同和行贿时,黄利回答说“没有”然而,检察官对黄利的这一回答明显表示不满意,于是用诱惑性语气问黄利:去考察时有4人,其他3人都送了,不送他怎么可能在检察官多次诱供和逼供后,黄利虽然改口说“有”,但行贿金额一会说是2万,一会说是5万,一会又改口说是10万黄利曾说“我也不想害他,只是我害怕坐牢!”       2013年9月12日,淮阴区检察院将吴同和带到办案点接受审讯       吴同和是一个文质彬彬、老实忠厚的知识分子,素来将自己的名誉看得比大山还重检察官无疑猜透了吴同和的心性,对他采取的招术是先“硬”后“软”       公诉机关提供了自2013年9月12日18:44-15日23:40约77小时期间共159个视频,而视频时间显示,吴同和只是在15日下午2.30-4.40期间没有被讯问,其他时间一直在接受讯问这159个视频77个小时,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出来这么多的视频是人为剪断了还是有这么多的场面场景讯问录像显示,侦查人员在讯问过程中多次采用威胁、利诱手段哄骗吴同和作有罪供述,且每当吴同和进行解释时,侦查人员便会粗暴地打断吴同和的话检察官使用这种连续性的疲劳审讯,向吴同和非法取证,吴同和能受得了吗       吴同和在法庭上以及他写给主审法官的信中说:他在接受审讯过程中精神极度恍惚,曾昏倒抢救过一次,在无法忍受逼供折磨的情况下,于9月16日零时被迫承认接受贿赂开始是姓王的检察官悄悄用手势提示他讲金额,他才说收了4万,带队的领导马上就说不对,因他没有拿钱,所以不知数额多少,于是他又从4.5万元、4.8万元、6万元,猜到后来的10万元,谁料他刚刚说到10万元,办案人员竟然脱口而出:就是这个数字(博主插话:因为黄利被逼供后最后就是交代的10万)!这时,姓王的检察官就连忙拿纸给吴同和让他写供述       不过,吴同和尽管遭遇了检察官的诱供逼供,但他觉得不能自己冤枉自己,更不能让黑心检察官玷污了自己的清白,为了免除眼前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也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他想到了自杀一天,他趁看守人员不注意之时,用指甲使劲的抠挖自己的手动脉,想一死了之然而,在刻意“修理”他的检察官面前,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得到的是来自检察官的一通羞辱!       或许检察官害怕惹出人命,便对吴同和改“硬”招为“软”招,他们对吴同和说:只要你“招”了就让你回家过中秋节!单纯的吴同和信以为真,于9月16日零时被迫“供述”收了黄利的钱——因他本未收钱,所以他也和黄利一样说不清受贿的地点、时间和金额,只得闭着眼睛瞎编一气以金额为例,他从 4万、4.5万、4.8万,说到6万、8万、10万吴同和在法庭上以及他写给主审法官的信中说:他一开始将送钱的时间想当然地说成是春节前,结果检察官不满意,说送钱的时间要提前,他于是改说12月,最后办案人员又让他把时间改为11月下旬,原因是黄利送给方友平10万元斩钉截铁说出的时间就是2012年11月中旬,检察官为了让吴同和收钱的时间和黄利送钱的时间相吻合,就连诱带逼地让吴同和将收钱的时间说成是11月下旬(检察官故意比黄利送钱给方友平的时间晚一点,以避免逼供之嫌)!       当吴同和交代了10万元的“受贿”金额之后,办案人员仍嫌不满足,于是又诱惑吴同和再交代几万元,“只要你再交代几万元就放你回家”,并点名要他交代淮安博伟公司左坤的事吴同和想:既然10万元的黑锅都背了,只要能出去,就多编几万元吧!于是,他又编了每年春节前接受左坤1万元的过程和其他人送的钱所有“受贿”细节,都是在办案人员不断提示和要求下说的,达到他们要求后才录音录像和签字事实上,“左坤公司在医院是以打包形式销售设备,是医院定下来的事,款是通过融资公司付的,我过问不多,也不起决定作用,根本帮不了他,他凭什么要送钱给我(吴同和语)”       2013年9月19日,吴同和被刑事拘留,11月3日被宣布予以逮捕2014年1月7日,淮阴区检察院将案件移送至清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因证据不足,本案被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可笑的是,补充侦查非但没有获得新的事实和新的证据,反而“补侦”出了对吴同和有利的材料,只是怀有故意将吴同和“搞掂”的检察官懒得管这个违背常规的“补侦”结果!       做人要有良知,做检察官要有职业良知坚守检察职业良知,最重要的就是要公正执法、促进公平正义公正是执法司法的灵魂,也是法律的基本价值追求作为主侦检察官,应对组织实施侦查活动的合法性、案件事实和证据的真实性以及对案件安全、防范、保密工作和刑讯逼供、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等违法行为或重大过失造成的错案的情况承担责任在证据的采信和事实认定中,要坚持底线思维——既要坚持检察机关积极追诉的张力,更要坚持疑罪从无的底线假如我们的检察官都像吴同和案的主侦检察官那样偏离公平公正的原则,搞有罪推定、罪名先行,且为了将案子“拍死”不惜动用逼供、诱供等非法手段,那又谈何保护人权谈何公平正义谈何依法治国其实,这些大道理,吴同和的办案人员比我懂得多,我只是想表达一个或许有点奇特的想法——我想让吴同和案的办案人员“享受”一下刑讯逼供的滋味,假如他们愿意接受我的建议,让我用他们对付吴同和的手段对付他们,我保证将他们“逼”成刑事犯,不信试试看!